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几位爱书、刻书的常州先贤  

2012-12-09 15:10:38|  分类: 书海蠹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位爱书、刻书的常州先贤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几位爱书、刻书的常州先贤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几位爱书、刻书的常州先贤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几位爱书、刻书的常州先贤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几位爱书、刻书的常州先贤

——读林夕《闲闲书室读书记》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的“煮雨文丛”,我早先买到过范用的《相约在书店》、肖东发、陈光中的《北大燕南园的大师们》,所以这本林夕的《闲闲书室读书记》在北京图书大厦撞入我眼帘,没有仔细翻,就带回了“八重天”。近日一口气把它读完。这是本专讲欣赏、收藏中国线装书的入门书,是当代文人想搞点“奢侈品”藏品的入门书。这书中好几篇文章作者多年前在《读书》、《藏书家》杂志上发表过,这回插了古书的许多彩色插页在内,有几篇则是国家图书馆、古籍规划整理领导小组举办古籍业务专题培训班上的讲课。全书自成系统,许多观点,对收藏古籍,辨别真伪,真是指点要津。

在翻阅过程中,时时见到常州籍先人的大名跃起在书上,有些是熟悉的,有的是生疏的。好在是自己的书籍,我也有折书查索的恶习。所以这里把一些先贤、他们的印书情况收集一下,挂在网上,便于老家后人注意这些书籍,是不是还有避过秦火,能传递下去的。

 

在《清代版本图录》读后中,作者说到,清代有许多享有盛名的珍本,学者和藏家早已熟知其稀罕难得,竞相宝藏珍爱。张惠言的《词选》是名作,古旧书店随时可见,不过大抵是后期光绪官书局翻刻本,道光宛邻书屋刻本已经少见,嘉庆原刻则从未见到,如今在《图录》中才看到真面。张惠言是清代文坛常州派领军人物。

 

在《梅苑》中,作者介绍《梅苑》十卷,宋黄大舆辑;校勘记一卷,民国李祖年撰,民国八年李祖年圣译楼刻朱印本,二册。民国初年,李祖年据曹元忠过录何、戈二家校本,重校楝亭本,附以校勘记重印行世。除校正讹误外,卷五、卷十各补阙词一首,世人推为善本。李氏自署内封,有刊记“武进李氏圣译楼校刊宋人选宋词十种之一”。此印本流传极罕。

 

在《词辨》中,作者提到,《词辨》二卷,清周济辑。附《介存斋论词杂著》一卷,清周济辑。清道光二十七年潘曾玮刻本。清常州词派名家周济最善说词,曾辑《词辨》十卷,可惜遭逢水厄,原稿尽失,后追忆所得,成《词辨》二卷,由弟子潘曾玮刻以行世。行字疏朗,篇幅不多,亦为欣赏爱玩之隽品。周氏卒于道光十九年。清道光战乱迭起,谭献《复堂日记》同治十三年提到此书,说,“周先生有《词辨》十卷,稿本亡失。潘季玉观察刻二卷,版亦毁矣。去年重九张公束寄我写本,甚珍异。尝驰书越中,以托陶子珍。”张公束即张鸣珂,陶子珍则是陶方琦,都是当时名人。可见道光潘氏原刻本传世甚罕。

 

在《书目丛刊》中,作者介绍,这部丛刊是记述清代皇家内府刻书和藏书的资料。编辑陶湘(1871-1940)字兰皋,号涉园,江苏武进人。陶氏在三百年后,收集明代闵、凌两家刻印的书籍至130多种、毛氏汲古阁刻书至540多种,几乎网罗所知全部印本。陶湘因为十分喜爱清代康乾内府用的精美洁白的开化纸(美称“开花纸”)因此荣膺“陶开花”。

 

叶德辉在《书林清话》中曾感叹经解单行本难得。说嘉庆张惠言的《仪礼图》、王鸣盛的《周礼田赋说》、金榜的《礼笺》求之多年才得到。

 

在这本《闲闲书室读书记》中收有清代锡山顾贞观的《弹指词》三卷本,最脍炙人口者,当以《金缕曲二首》“寄吴汉槎宁古塔,以词代书,丙辰冬寓京师千佛寺冰雪中作”为最。此词也收入《近三百年名家词选》。以词当家书,唱来,今人只知春晚上雪村演唱的“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此致敬礼!”不知早在百多年前,就有名词这样唱过,而吴汉槎蒙冤十九年几乎屈死在宁古塔,后经纳兰.性德请老子明珠出手方才放回。这段曲折近日央视《百家讲坛》也有人缓缓道来,而原曲能读到的人不多。这里我附录在下。历史上锡山也曾归过常州府。

《雍正本金缕曲二首》:

之一:

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择人应见惯,总轮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    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彀。比似红颜多命薄,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甪终相救。置此札,兄怀袖。

 

之二: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忝窃,只看杜陵穷瘦,曾不减,夜郎僝僽。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兄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其些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词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归日急繙行戍藁,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