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我家的骑车简史  

2012-04-18 11:53:10|  分类: 自家盘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的骑车简史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新宠金鸟(1997.4.6)

 

我家的骑车简史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光阳摩托(2001.8.4)

 我家的骑车简史

往上推两代,往下延伸一代,我家的骑自行车史有六十年。听我慢慢道来,谁家有我家这么丰富?

我父亲1952年去世,留下的一辆自行车很快就给母亲卖了。人都没了,还留它干什么,睹物思人,空留难过,那时最缺的是钱。但有个固定在自行车前杠上的木凳给拆了下来,留在抽屉里有一阵,说这是我坐过的,我怎么一点没有印象?我坐过我父亲的自行车前杠?可见那时自己很小。那时父母工作在城西艾家场新中一厂,老家在东门元丰桥,老爷爷、老祖母想看大孙子,用个脚踏车,前面载着我,后面坐着我妈。坐前杠不错,会有的事。再后来这木座哪里去了,就不知道了。

祖父1966年10月办理退休手续,他把他骑了好多年的坐骑——一辆很矮的10寸高的三枪牌自行车卖了,据说只卖了10元钱。我顶替他进了九丰厂当学徒,后来这个厂就改为常州灯芯绒厂,车他没有给我接替,为什么?我也没有问。学徒工一年的津贴除了交家中伙食费,所剩无几,中夜班费等积攒起来,加上妈的支援,第二年我自己买了一辆上海凤凰。当时上海的永久、凤凰牌自行车都是名牌,就跟如今的奥迪、本田似的,还有天津的飞鸽,只是苏南地区都喜欢上海的自行车,永久的性能更坚固,凤凰全罩壳的外观更漂亮,那时也有后座加双杠的,家住农村的喜欢,城里的小伙子不喜欢,嫌它粗笨。那时的小青工,没有手表可以,没有自行车就不好说,很寒酸相。我那时住厂里单身汉集体宿舍,每天下班总抽时间回家一趟,有车真方便,一刻钟就到家。这车等到我五年后上大学时给了妹婿,他那时没车,准备等我毕业后仍还我。重要的家庭固定资产不要闲置,也是对的,那时家里没什么人照应,要大妹子、妹婿经常回家看看。

这车后来没有还我,我毕业后也没能回市委宣传部,去了常州师范。就一个学期,调到了市委党校理论教研室,党校那时有校车接送,但不是那种公交校车,是一种有帆布蓬的敞开式货车,就像运兵的军车,冬天、雨天很不方便,有时还很不安全。当年校长也跟着乘这种车,最多他坐驾驶室副驾驶位子上,有次一个急刹车,校长的脑门撞到前面挡风玻璃上,血淋淋非常吓人。市里立即传出谣言,说一个五级干部给撞死了,实际是五七干校的校长给撞得缝了好几针。那时1975年左右的事。我那段正准备酝酿再买车,但路太远,在如今的白云新村,老飞机场那里,买了平时也派不上用场。但后来结婚后,再接着女儿出世,老婆上班,都需要车,买了一辆什么车,忘了,但是有前杠的,上面放了一张有靠背的小藤椅,是女儿的专座,丫头在上面坐了好几年,大了有次问起她有没有印象?一点没有,就像我自己当年一样。

后来回常州师范,当团记书记那阵是骑的是什么车,多少年前的事,已经忘了,模糊了,记得1982年初夏调省团校时,报到的第一天就给我配了一辆公车。那时的公车不是后来的小车,是自行车。学校有一辆嘎斯69的吉普,是小车。江苏省团校在城东后宰门,团省委机关在城西草场门北京西路省委大院,有时开会,两位校长一块去,就叫小刘开车送我们,平时叫我一人去开会,办个什么事,我还是骑自行自由,当然夏天、冬天、雨天还是受罪的,这等于穿个南京城,没有50分钟到不了。当然,礼拜天有个自行车,打足气在南京城跑跑,还是很自由自在的。

1984年春末调回常州,在机关上班,我有大半年是用的公交月票,乘车上下班,车子在老婆手里,后来觉得不便,买了一辆常州自行车厂的锰钢车,这是新品,好像还是内部找了关系弄到的提车票,那时常州的金狮牌自行车创出牌子,远处提货大卡车来了,要给供应科好处,不然一等几个月都没有发给你。

在之前,我们家自行车没有丢失过,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社会上疯狂盗窃自行车开始,而且形成产业链,盗窃、销赃一条龙,我住清潭14年没丢什么车,住富强13年前后被盗6辆自行车。我自己撞上盗我车的就有两回。一次在二院门口,我有两把锁在上面,第一道锁已经打开,窃贼正在用工具弄我的第二把锁。一位精瘦的小个子盗车贼,正专心手里的活,我也没有经验,大叫了一声,“想做嗲?”吓了他,跑了。而且这家伙不跑远,就在近处盯着你。事后我想应该一把先把他一大串开锁的工具抢了,看他以后还敢再作案,这样一惊,我前面走,他后面可以继续作案。有一回也是给我撞着,看我站在自己车前不声张,小偷知道这会运气不好,转身就跑。还有一次是中午在家,只听楼下有自行车跌倒声,赶紧下楼,因为我这车装的是龙头暗锁,小偷没注意到,撞到了边上摩托车的警报声,下楼看两位盗车贼还没有走远。

丫头小学毕业前一年,她的四姨妈,在金狮集团销售部工作的就给她送了一辆新车,毕业后的暑假,我教她学自行车,没学几个晚上,就能一个人骑了,但我给她一个考试科目,上南大街自己一个人骑一个来回,就算合格。中学开学就骑车去。南大街是常州最繁华处,能在那里通行,上一中也就没问题。第一次上人很拥挤的南大街,不是技术问题,只是胆量问题,过心理关,就可以上路。

但她第一个学期,一次把放车后的一个新配眼镜盒丢了都没在意,好像觉得有什么东西掉了,没下车看看,就像她太公当年买了个西瓜夹在后座上,到家一望,买的瓜呢,在什么地方丢的,也没有数。我有一段时间,在外喝高了,回家把自行车锁在楼下树上,钥匙找不到了,叫王婆帮我去找,结果一把摸到了我的呕吐物。有一次早晨上班,发现自己的提包不在家,下楼一看,还在自行车上,挂在龙头上一夜,还好没事。这些都是住清潭那个时候的事。

1995年夏丫头考上大学后,给她准备行装时,特地上火车站咨询了一下,自行车怎么托运,给她把中学时代的第三辆自行车好好用软绳缠好,提前托运,到京后去车站提车,提醒她注意锁好。结果军训结束就丢了。那时每所高校自行车盗窃成风,有专业人士作案,也有学生自个道里互盗的。做父母的手管不到那么远,让她自个处理。后来听她说起,一学年丢一辆,四年本科丢四辆,还不是他们同学中创纪录的,到后来不想买好的,就买个二手的,校园那么大,没有自行车不方便。印象中给她买过一辆折叠的,可以提上楼去,放在宿舍的,还是一个转身就给盗了,越是好车越引人注目。

读研究生时,手头宽裕了,好像出门打的时候多了,之后是参加工作,之后每年有新年团拜会,她有年团拜会上得了一个特等奖,笔记本电脑一台,差一点的年份一次得了一辆可折叠的自行车,那年还有什么活动,奖的也是自行车,式样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一样,一辆成了我后来京中的坐骑,一辆放地下室库房,很多年后给我转送了更武,腾出地下空间,让我藏其他藏品。

常州城市在扩大,有时骑个自行车来去已经不方便,我们家最早起念换坐骑的是王婆,先换电动车金鸟,4000元,后来换成摩托光阳,6000元,王婆还专门考了驾照,摩托我也会骑,只是无证驾驶。我后来的工作部门有小车,远去不是人家来接,就有车送去,家里有辆自行车车,仅是备用,常州的自行车如今基本不用,京中的自行车,实际也是以锻炼为主,不作交通工具。

我们这一代是自行车上过来的,下一代,是小车时代。自行车与我渐行渐远,如今出门不是公交就打的,方便。但老家小区车库停着我们家一辆积满尘埃的自行车,每年停车费照出,这辆车还是在经干校给买的,从新车到手就没擦过,为了外观上上的加速折旧,这一来有十多年了,金狮集团也改制了好多年,股票上市,到后来卖壳,然后在常州消失。中国的自行车也给轿车替代。城市、家庭就是从两个轮子发展到四个轮子时代,真快。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