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琉璃厂西街中国书店内的两件见闻  

2013-03-03 08:28:58|  分类: 批评建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琉璃厂西街中国书店内的两件见闻

京城琉璃厂有两家“中国书店”,一在东街,门朝西和南开,一在西街,坐南朝北开门,楼上有线装旧书,楼下有金陵书社的线装新书。我从校场胡同口过来,总是先上西街的这家。

这天下午遛弯过来,才进门就见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匆匆进来,带点要哭的腔调问,看到他一只包包没有,他说他一个兜儿忘这里了。书店的营业员说没有见着。老人一口咬定刚在在这里找书,兜放书堆上,走时忘了。里面别的不要紧,有他的看病的病历,还有一千元现金。营业员安慰老者,请他再想想,是在这儿遗忘的?没人交给他们。好在他们有监控录像,有12个小画面的摄像实时记录着店内的几处死角。说着便调出了老人进店的图像,发现他进店就空手,没有兜。这下老人没话说了。会不会忘在上一家?

果然是老人记错,他一会儿从隔壁回来说,兜找到了。果然遗忘在上一家,人家已经给他保管好。他过来感谢中国书店的员工,感谢这里的录像。营业员提醒老人,今后还是把兜夹在腋下,不易忘记。

那天我买了几本《中国历代书目题跋丛书》,知道上海古籍出版社出了两辑,其中郑振铎的《劫中得书记》是名篇,但就在眼皮下漏收了编《日下旧闻考》的清代大学者于敏中的《天禄琳琅书目》《天禄琳琅书目后编》。那天看到书在架上,隔天再去就没了。正在此时,店里一位年轻营业员挂了一个电话,在发大兴。他说刚才接的这个电话,劈头就问,中国书店在中国最早时候店是开在哪里?小伙子说,问我我哪里知道?那边打电话的又说,中国书店的书怎么说提价就提价了?小伙子回答说,这也不关书店买书的事。小伙子说几次想撩这个电话,人家一肚子意见,冲他发火,他说真是莫名其妙。

听到这里我很想插嘴,但还是忍住了。向上级部门反映这类读者的意见,记录下来也是一种责任。当然现在的新员工进店,缺少传统教育。中国书店是有差不多上百年历史的老店,资格比新华书店要老得多,这家书店在海内外都有分店,设备是慢慢跟上,有监控录像,但传统丢了。年轻人也没有兴趣读书。郑振铎的这本《劫中得书记》就讲了他无数次进中国书店淘书的经历,那时的老员工,有的就是书商为读者服务的那种精神,远比现在挂嘴上的实际、实在得多。

敬业,在敬业中积累起学问是老中国书店员工的一种精神。不说西单图书大厦的员工素质,这里我有次来问起上海施蛰存先生的《北窗谈艺录》,这里到过没有?没人知道,电脑查书系统也没有查到。这书的性质与中国书店业务一致的,这里问不到,京中就难以买到。

我这段时间在熟悉西街中国书店的书架,什么书在那个位子上,记住了,今后直奔有关的架子,稍有变化便能感觉出来。

再说那位打电话的老者,我猜想是位老者,电话打错了对象,应给两会代表捎信,请他们会上提意见。给小员工发什么牢骚,落当笑料。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