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我到过绍兴、萧山  

2013-06-16 06:28:58|  分类: 青山留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我到过绍兴、萧山

——文革记事之一

那年是指1968年初春。新年刚过,厂里开展清理阶级队伍的工作,把我从车间里借调出来到厂部政工组搞政审,每个车间干部、支部书记、老党员都要政审。两人一档,老少结合,有文化的青年毛头小伙子跟着老党员,没多少文化的已经通过政审的别的车间支部书记,我还记得季师傅叫季金生,一块出发。这回我们要政审的是我们自己车间的老支书宋五六。他是浙江萧山人,出来很多年了。宋书记苦大仇深,是讨饭到常州的,人非常好,尤其喜欢一班年轻学徒工。

那是个多雪的冬天,非常寒冷。我没有好鞋,就穿了一双车间里上班穿的工作用的浅口解放球鞋,也没有棉袄,有套球衫球裤,问政工组借了点公款,特别是开了份介绍信,说明我们的身份就上路了。这是我文革大串联后第一次出远门搞政审,在之前也到过上海浦东什么一个阀门厂外调过,也是跟季师傅一块出去的。

我们乘绿皮火车到绍兴已经半夜。那时没有什么大酒店,一般的招待所也很少,要介绍信才能住上。没有几个钟头就要天亮了,住招待所不划算,季师傅提议我们住浑堂,也就是浴室,洗澡的都走了,浑堂里很暖和,八块钱一个人。天一亮我们还要赶长途到萧山去。我很想在绍兴参观一下百草园、三味书屋。每个读过鲁迅先生《彷徨》《呐喊》的到绍兴,都会有这个念想。但季师傅却从没有读过鲁迅,他答应我们从城中小河边走过,隔岸眺望一下“三味书屋”,他说这有什么看的?那时的绍兴城,都是青石板路,大冬天男人头上都是黑色毡帽,是闰土的后代,妇女身穿都是蓝印花布袄,祥林嫂的样子,只是脸色都很红润。我不知道我们后来长途车上经过的是不是鉴湖,水面很开阔,河浜里到处是乌篷船,而且是用双脚划的,有的船头还有鹚鸪——那种会转入水下衔鱼的黑色大鸟。这个江南水乡,比我们常武地区更有一番风韵。

我们到了萧山,要往乡下走,前面下过一场大雪,已经停了,一路那个雪真厚,起码有半尺厚。没有交通工具,只有靠双脚一直往南,踩着厚雪,不滑,也不泥泞。沿路问询。太阳出来,照得眼睛要雪盲。记得第一次在村头见着三四人合抱的古香樟树,真是新奇。浑身冒热气,但双脚脚趾冻麻木了。

终于找到要找的外调对象,村里还有老人记得宋五六这个人,证实宋书记以前的简历没编假话,祖上很贫寒,没田没地,人是忠厚之人,老家早没了亲人。没有档案可查,只有活人的口录,我记录,让大队盖章。

回头我们回到萧山县城已经晚了,没有长途车回绍兴,只能在招待所住下。这个小地方的招待所规模很小,但很干净,而我生平第一次看到被子有N种叠法,很好奇,抖落了人家好几床的被子,看看是怎么叠的,就跟折纸一样。可能是上代商旅店家一代一代传下的。但这被子都是老棉絮,冰冰冷,睡半夜脚都是冷的。半夜山间的溪水声咆哮喧天,震耳欲聋,这是融雪的溪水,也只有这个季节会遇着。

回头到了绍兴,再回杭州,我这是这辈子第一次到杭州,很想玩上一天半天的。季师傅说算了,以后有机会再来吧,回家要赶快复命,老宋等着解放,出来挑担子。

那时没有相机、没有照片留影,没有邮寄什么封片,只有脑子里几十年抹不去的大雪、寒冷、山里的大樟树以及小县城招待所的花样叠被、半夜的响溪……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