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网易考拉推荐

友人传我一个噩耗,老同学又走了一位  

2014-11-20 06:38:58|  分类: 怀念亲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友人传我一个噩耗,老同学又走了一位

——纪念侯金生同学

我的微信开通,立即就有一批熟人已经将我加入。其中有一位“红小兵”的让我猜猜她是谁?这是姑娘喜欢用的手法,现在成了老太还是这样。这声音一听就听出来,一个人的声音与走路姿态都是特有的密码,很难伪装的,是镇江的本家女士。她怎么使用的是上海手机?后来才知道,他们老两口在上海工作的女儿身边生活了9年,这段时间在高校工作的女婿到美国做访问学者一年,带着妻儿一起去美国,老两口才回了老家。

我这位本家小妹,在镇江当过多年重点中学校长,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但她一直将我的手机号留在她的通讯录里。这回我平地钻出来似的。她告诉我第一件要紧的事就是,我们南师大同班同学侯金生走了。这让我大吃一惊,什么时候的事?什么病?后来她给我发了短讯说,是今年420日故去,得的是食道癌。从发现到去世总共才四个月。她专程去了南京参加追悼会,南京的兹尧若夫斯基、永泉、老佴原先他们二组在宁能联系上去送了一下。她还记得我是一组的。她不知道我已经长期在京生活。之后她传了一张七人聚会照片给我。我把我的博客地址传了给她。我说我这七八年的生活,欢快的事上面都有。失联多年,让她转给其他老同学。

这晚,我的脑子里盘旋的就是侯金生。他当年在班上有个绰号叫“猴子”,就像人家给我也起过绰号“大文人”一样。我们最后一次会面是十多年前常州承办中文系老同学联谊活动那次,留生与我几个常州老同学组织了一个系列活动,他因公务上的其他事脱不开身,是第二天中午特地从江宁赶到溧阳天目湖餐桌上的,真是来去匆匆,没有听他多说起他忙些什么,好像那是在开发区。他一段时间跟我一样曾在农村挂过一年职,是江宁县下面一个乡当副书记,后来回到县里安排在县总工会主席的位子上。记得之后还是之前,他还专程到灯芯绒厂看望过我,而我也带着我的副书记到回访过他一次。第一次品尝到了中国十大名茶中的南京雨花松针,茶叶入水,如一根根松针一样竖起在杯中,又好喝,又好看。

他是个仗义之人,好客之人。当年同学中有谁困难,老家有什么难处,他会发起组织救助,跟留生一样是个热心人,所以他们都多上了工会战线。而侯金生在挂职回来之后,还是一直想再多做点事,好像一直没有施展才能的机会,不像我早就没有追求,看透官场。他那五短身材,光亮脑门,喉咙有点沙沙的身影总在脑子里回旋。他怎么就把食道弄出问题了?有家族史?还是前些年应酬太多?他是豪爽之人,喝酒上不推让。

当年学校生活上的事,已经尘封,什么也记不起。本家小妹发给我的照片中怎么没有贺凤兰夫妇?不知南京几位老同学情况怎样?大家退下来之后身体都好吗?侯金生的照片、合影肯定有,只是不知给我刻在那张光盘里。找到后面再补上。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