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网易考拉推荐

熟地名与曹家的关系  

2014-02-16 08:09:44|  分类: 藏书谈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熟地名与曹家的关系

——读周汝昌《北斗京华——北京生活五十年漫忆》

书是一年半前买的,没插得上,直到最近才读完。一边读,一边就是京中熟悉的地名,附近的地名,还有自己也曾到过的一些地方直跳跃眼前,原来这些地方都与写《红楼梦》的曹雪芹有关。周汝昌先生是国内少有的几个红学大专家,当然如今谁都可以对《红楼梦》发表点自己的读后感想,但在上世纪初,他却在京城满处跑,只要得知一点与曹雪芹有关的线索,他都没有轻易放弃。他是大陆继胡适之后力主《红楼梦》是写他曹家祖上事儿,归入考证派的重要人物。五十年代初一本他写的《红楼梦新证》,改变了作者的命运,但也让他吃了不少苦头。最后苦尽甘来,当了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他不仅研究《红楼》,对中国其他三部古典名著都有研究,央视“百家讲坛”,请他开讲怎么鉴赏中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他为驻华使节夫人等等重要人物,讲过《红楼梦》。一本书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一个人不断地探索积累,也就半个世纪,可以挽救不少国故,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那些熟悉的地名,是挡不住城市改造的洪流的,一个眼眨花,都没了,有的也就只是留在纸上,留在他的书中。

周汝昌先生老家是天津人,上世纪四十年代考上了清华西语系,毕业去了成都,院系调整到了四川大学外语系,因为发表研究《红楼梦》的系列文章,引起了最高层的关注,从四川给硬调入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组,后来是这个古典组的组长。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调京之后,全国政治气候变了,批胡适,批俞平伯,连带他也没有好日子过。只是实地考察,恭王府是不是原先曹雪芹写的荣宁两府的范本?他的文章引起周总理及文管部门的重视。原先什刹海,特别是后海这一段的水系是怎么绕的,找到资料可以说话,文物专家认定,这王府,清代有多次转手,但明代时就有老基,里面有“大观园”的影子。只是如今恭王府的导游册上只提和珅,“一座恭王府,半部大清史”。不提红学专家考证,很可能是曹雪芹写贾家两府的重要地段。不知后面会不会再搬点过来。

五十年代初发现曹雪芹祖父曹寅一部诗集《楝亭诗别集》,提到了他们老家在离贡院很近,有园有阁。这地方后来建中国社科院,拆得干干净净。《红楼梦》中的四大家——王家,经考证,这是九门提督京城的佟府,也在贡院相邻较近。曹家在雍正期间,给查抄,老家查封让出来,另赏了个栖身处,俗称“十七间半”。我去年读新华社北京分社专跑京城建筑口子王军的《十年》。里面也提到曹家的十七间半,那是在崇文门外,这里周汝昌先生提到就在蒜市口,我遛弯从法华寺公交车下来,往东在法华寺仅存地名的北面是见过这个“蒜市”胡同,当时很奇怪,北京有菜市口,最有名,也有蒜市口。但曹雪芹最后的一处老家没几年前也拆了。

在京城东很有名的大北窑,西面是国贸双子座,它的东南就是新修的二闸,也就是庆丰闸,这地方我也多次到过,历史上京杭大运河从通州进京的水路,就是指这里有七道水闸,如今这里是东三环的中段,BTV的大楼就在河北,河南是庆丰公园,坡上远处就是著名的二十二艺术街区,但历史上,这儿是曹雪芹与要好的诗友敦家兄弟畅游唱和的地方。

曹家祖上很显耀过,从祖父辈开始败落,到曹雪芹的时候,他住过人家大户人家阴暗小屋,实际就是寄食,后来还出家在法海寺当过一段时间和尚,京城这个法海寺有两处,一处在石景山,那地方前几年我到过,不是这个,而是在西山,樱桃沟附近。曹雪芹最后在《红楼梦》里写贾宝玉出家,虽是高鹗续的,好像也有依据。因为考证出西山这里很可能是曹雪芹这辈子最后一个落脚处,周汝昌先生曾提议,在这里为世界级的大文豪建个故居,后来就有商业成功人士的投资,在红叶村这里。这地方我多年前也曾到过。

再讲这本书里提到更近的地方,西便门附近的太平湖。这里以前有个就叫太平湖公园。这个太平湖是不是老舍自尽处?京城有几个太平湖?这就在中央音乐学院的西南角上,长椿街北,没几步。我有时遛弯就上这里,也曾看到过一处蓝底白字的胡同牌子,太平湖。书中他考证,听人说,这里的太平湖在日本人占领时期就填了,在敦家弟兄与曹雪芹唱和诗集中,常提到这里的风景,而敦敏家的槐园,是这里。在之前我只知道中央音乐学院的东门往北,正在修的一个府邸,是光绪的潜龙府,想不到还有与《红楼梦》作者有关的人员也曾住这儿,这个地方也是人家常逗留的一处。音乐学院的那帮学子知道了,会有何感想?

书中提到最近的一处,是我们家前面直线距离不会有百米的烂漫胡同。据周汝昌先生考证,这烂漫原先是烂面胡同、他有一次过来,到宣南这里,到一个收有曹雪芹旧物的人家看一件物品,家里已经很败落,但还是还留了不少书画故纸。书中说,这条胡同本是南北向的,不对,明明是东西向的。方位都大变了。这地没十年,就彻底变成了一个高楼。他书中还提到一处“石虎胡同”,也有两处,一处实在西四,在西单这个闹市区,而另一处的“石虎胡同”,就在宣武医院南,去年开始这医院扩建,胡同即将消失,一个胡同指示牌还在广安门内大街上竖着。

只是短短五十年,有些实物再也没了,名儿就只存在纸上。我就这本书读下来,肚子里就添了不少。其中有一处是讲的府佑街北段,东面有座福佑庙,至今我每年国庆上那里的邮政所投个封片,还打这小庙前经过,只是从没见它开过门。当年周汝昌先生曾入内想找过,曹雪芹的墨迹,里面住的是位将军,家人很客气让他们一行人翻了旧物,有乾隆的题匾,但没有传说中曹雪芹墨迹。这地方如今是归在中南海办公区范围的。

说来也巧,就在我放下《京华北斗》,午后逛报国寺,在旧书摊有本《论庚辰本》出现在眼前,开始我以为是周汝昌先生的又一本专著小册子,再仔细一看,是冯其庸的,他们两还是对着的,一直掐着几十年。花了15元收下。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