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王家大妹子二三事  

2014-12-07 14:44:06|  分类: 怀念亲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家大妹子二三事

我家大妹子参加工作还比我早10个月。那是在1966年的2月,是无线电厂招工,居委会推荐的。我是那年12月顶替祖父退休进常州灯芯绒印染厂,祖父那年2月生日就正六十,因为文革开始延期了10个月。社会上一片乱哄哄,没有劳动力指标,厂里缺人,劳资科催着办手续。我们兄妹后来都算文革前参加工作的,计划经济下,调工资往往划有一个年份杠子。

大妹子在无线电厂属于学徒,几个月后有个再分派,那一派就派到了元件六厂,三桥头那里。当时很荒凉,烈士陵园对面,已属常州的远郊。步行去上班要走很远的路。

文革开始,我们家里就分成两大派,她属黑派,主力军派,我属红派,大联筹派。按理说她跟我一样出身好,都应是参加红卫兵,但无线电行业下属,当时的无线电厂技校去了不少常无八三一的学生,都是造反派、毛红的,她受了周围环境的影响。在家我们兄妹也大辩论、大批判,她在我们元丰桥24号大杂院内没有市场,属于少数派。

我们那个时候一参加工作都喜欢住厂里的集体宿舍,都是年轻人,讲得来,有师兄弟、师姐师妹的,但每天也都回家吃顿饭,看望渐渐年迈的祖父母。我们都是三班倒,他们厂没有我们厂老,三班运转不正常,多数是二班,长日班或叫白班,有时会轮到一个礼拜中班,下班晚了住厂里集体宿舍,比较安全。有时会在家里饭桌遇着,有时一礼拜碰不上一面,但关饷这天肯定回家,因为老爷爷等着我们的生活费拿回家开伙仓,家里经济很拮据,一个月等不到一个月。

她早早地恋爱,认识了大妹婿,很快结婚有了孩子。那是在文革中,深挖五一六分子时妹婿在一电仪给当五一六在常骨干分子给隔离审查,这是文革中派性斗争一派打击另一派的一种方式,全国都在搞。大妹婿给关好了长时间,有一天潜逃出来,找到我请我多照应她们母女俩。那时大妹子还在产假中。

文革结束,大妹婿调到客车厂。他人很活络,有办事能力,会搞好领导关系,不久当到销售科副科长,全国几个大城市销售点都要跑,有接待单位,大妹子跟着他到过西安、游过北京。但那个时候搞销售的也有不好的风气,玩麻将、赌,去那种下三滥的地方,他们的婚姻也成出现过危机,大妹子心里一直都堵着一口气,回家来诉诉苦。我也最多安慰几句。他们家后来还是靠着大妹婿的努力,分到了一套就靠在客车厂边上的厂区职工住房,之后换到了丽华三村那里,面积扩大了些。与婆家的矛盾终于减少了不少,那个时候都是因为困难,底子薄引发的家庭矛盾。

大妹子痴人有痴福。她跟我们家几个女姊妹都小学没有毕业,文革中她受社会思潮的影响,老是说自己是大老粗,没文化,后来也知道这个话不能挂在嘴上,但她没有像大姐那样自知文化底子薄,努力改变,而且不以无知为荣。她那个元六厂先是生产电视机配套零件的,一段时间很热门,但她也就在流水线上干活,拿点死工资,她也没有管理才能,人家资历不及她的管她,她又不服气,她成了厂里有点刺头式的人物,抚顺了她的毛,把蓬给採足,她的干劲很大,不然她横插在中间,带头闹事,无理取闹,她也是一只钉。她有时回来说起,家里人当面都会说笑她,批她,她也从不放心上。这个厂效益一直很好,厂里的职工不多,有点福利她因为资格老,总能沾点小光,年度先进,厂级标兵什么的从不搭界,她不当油条,落后分子就不错了。他们厂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也开始改制,他们厂长、书记的也都到经干校来培训,我也受邀上他们厂去作报告,私下也给厂级领导说过,大妹子在他们厂,拜托,请多关照。我知道她在他们厂领导心目中的位子。再后来她就从一线到了二线,搞一下全厂的清洁卫生,用事管住她,据她自己说过,她上班会溜出去买东西。

我们姊妹都要说她的就是她一不会烧菜,妹婿活着的时候上他家吃饭,都是妹婿主厨,二不会收拾家,一个家到后来足伸不进,每一回我去一次要说她一次,东西不能随便放,要归到位。我们家老娘哪一张二尺六的小床都管不好,整理不好,她继承老娘的传统,还发扬光大,没有那个姊妹不说的,所以她索性不请人上门。

她再有一点就是心理存不下东西。哪些话不能传,那些话自己听了要烂在肚子里,有时话过三人,意思就变了。我曾多次告诉她北京台的《养生堂》栏目,那里的知识积累点有好处,她没有求知欲,好的是她也没有沾便宜的意思,所以也没上过当受过骗,她有直觉判断。有些自己家里的丑事,内部说说可以,总结教训,不能说给外人听的,人家听了又给你传去。她晚年嘴太碎。有了闲讲白说的那点时间,早就可以把家收拾干净。后来是她女儿要天天说她。

在我们姊妹中,我凭直觉觉得她不会高寿。近些年,她除掉有糖尿病的各种后遗症的症状外,她在今年重阳上卢家巷时说起她有几次吐血的经历,提醒她要请医生看看,好好调养。她生活没有规律,还有就是瞎吃,不注意忌糖。现代社会很多人都知道,人的寿命与生活方式有关。想不到她就这么走了。没有疼苦,只难受了二三个小时。给还活着的人留下许多难受。其实她稍加注意,还可以享到许多清福。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