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网易考拉推荐

清初南方文坛上一位有影响的隐士  

2015-02-05 12:31:55|  分类: 书海蠹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初南方文坛上一位有影响的隐士

——读冯定远的《钝吟杂录》

中华书局“历代史料笔记丛刊”中专门有个“清代史料笔记”,已出的有25种以上。这几年我留心的是“唐宋史料笔记”,清代的没大在意。这本冯定远的是半个多月前在西单图书大厦碰巧撞着的,是最新出的一本。打开了也就放不下,几乎一口气读完。受益颇多,借博文说一说。

冯班,字定远,号钝吟老人,江苏常熟人。生于明崇祯末年到清初,活了七十多岁,一生留下好几本书,最后由人汇成这本《钝吟杂录》传世。清史稿文苑传有他的传记,四库全书、名人文集,凡见过他书的都有对他的记录评论。他一生没有出来做过小官吏,就在乡村读书,不事家业,弄得很穷。人也很倔,观点不对就要与人辩论,有时让人下不了台。因为他读书多,对经典犹熟悉,有深思、有自己的见解,对明末政坛得失、教育从南宋以来程朱理学存在的问题也有总结,有时也不便直说。他诗写得好,书法四体皆精,怎么学习书法,临帖留下许多精辟见解。

以下摘录点精粹,供网友玩味。

《庄子》曰:“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此是道家学问,不如《易》云,“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积”字最妙。积善成名,不是虚名,这名就是不害事。若为恶,于冥冥者不有人祸,必有天殃,不于其身,必于其子孙。

读书有一法:觉有不合意处,且放过去,到他时或有悟入,不可便说他不是。

君子立身行己,只要平实不行险,则无祸患;不作伪,则无破败。

食人之禄者,死人之事。君子当大难,亦不徒死也。持其危,扶其颠,尽心力而为之,事穷势极,然后死焉。斯可以言事君之节矣。文文山其人也。

陶渊明诗,篇篇说酒,不及时事。

君子使人可爱,不如使人可敬。敬人者,人恒敬之。

君子不可不知医。不知,则为庸医所欺,害至杀身。读农、黄之书,操生死之权,不精,误人。学之须审。我未尚自用药,有所鉴也。

君子有容人之量。

勿友不如己者,取友之道也。

好今而不知古则俗,知近而不及远则陋。俗陋之人,难以语道矣。

读古人书,不师其善言,好求诡异以胜古人者,愚之首也。

好更张者不知为政,喜事者难与为善。

多能鄙事则为役,艺之劳而贱者,身之灾也。

临大难,当大事,不可无学术。

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如此便可以观心,扩而充之便是尽心。

不读书,何以知圣人之道;不作文字,何以教后人?“做得好文章,便是不幸。”此只是为东坡发。米元章论书不喜颜鲁公正书,苏子瞻论文不喜杨子,都听他不得。

读书不求多,岁月既积,卷轶自富。经史大书,只一遍读亦不尽。

少壮读书多记忆,老成后见识进,读书多解悟。“温故而知新”,由识进也。

书是君子之艺,程朱亦不废。先学间架,古人所谓结字也。间架既明,则学用笔。间架可以看石碑,用笔非真迹不可。结字晋人用理,唐人用法,宋人用意。用理则从心所欲不踰矩。因晋人之理而立法,法定则字有常格,不及晋人矣。宋人用意,意在学晋人也,意不周匝则病生;此时代所压。赵松雪更用法,而参以宋人之意,上追“二王”,后人不及矣,为“奴书”之论者不知也。唐人行书皆出“二王”,宋人正书多出颜鲁公。赵公云:“用笔千古不变”。只看宋人亦妙,唐人难得也。近董思白不取遒健,学者更弱俗,董公却不俗。虞世南能整齐不倾倒,欧阳询四面停匀、八面平正,此是二家书法妙处,古人所言也。欧书如凌云台,轻重分毫无负,妙哉!欧、虞一片神骨,极有作用,依墙靠壁,便不是欧虞。

韵书陆法言,广于孙勔。讲到南北取韵不同说过,“我辈数人,定则定矣。”当年洛阳为天下之中,南北音词,于此取正。永嘉南渡,洛中君子,多在金陵。故音词之正,天下唯有洛下、金陵也。然金陵杂吴语,其音轻,洛下染北音,其音浊。南北曲子,北词用韵极切,南音多借音。北人声切,开口便见字韵,不得不严;南人声浮,一字或数转,故韵可借。

多读书则胸次自高,出语皆与古人相应;博识多知,文章有根据;所见既多,自知得失,下笔知取舍。

贫人不能学书,家无古迹也。然真迹只须数行,便可悟用笔;间架规模,只看石刻亦可。

学草书须逐字写过,令使转虚实,一一尽理。至兴到之时,笔势自生,大小相参,上下左右,起止映带,虽狂如旭、素咸臻神妙矣。古人醉时作狂草,细看无一失笔,平日功夫细也,此是要诀。

平生喜教人刻印章。用汉法者,施于名字;藏书印用元人;斋堂楼阁,唐人有法;诗句作印,起于近代,用文三桥法;一两字大印,多用古人碑额上字为得体。宋人间用古篆作印;元人尤多变唐人名印有学汉法者,皆圆润工致;宋人多劲古;元人或失之野。

苏东坡书点划学颜鲁公,体势学李北海,风卷云舒,逼之若将飞动;赵松雪殊精工,直逼右军,然气骨自不及宋人。坡书真有怒倪抉石,渴骥奔泉之态。

今人读《史记》,只是读太史公文集耳,不曾读史。

我尝谓苏黄论诗、米元章论书不为无见,但抑扬太过,使人不乐问。赵子昂用笔绝劲,然避难从易,近文太师学赵去之如隔千里,真得他不好处,枝山多学其好处。董其昌全不学结构。用笔亦过弱,但藏锋为佳。

读书而言古人之不善,不如称其善有益于人。

古之好古者聚道,今之好古者聚财。钟鼎珪玺,可以观礼。不知书而好古器者,贾人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