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家关于当代“糖史”资料的一点记忆  

2015-09-02 07:54:22|  分类: 自家盘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家关于当代“糖史”资料的一点记忆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我们家关于当代“糖史”资料的一点记忆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我们家关于当代“糖史”资料的一点记忆

正在读季羡林先生的《糖史》。他主要是从历史资料,中外古籍,文化交流这个角度来研究这个人们司空见惯的食品、调味品、药品的流传史,他不多说技术领域中的事,另有专家研究这个问题。书还没有读完,有个我自己这辈子接触糖的史料,就让人迫不及待要先来说一说,记录下来,留给孩子和世人。

甜味都与糖有点关系。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时间上推算,约在建国初的五十年代初,老家常州建有糖厂。那个时候郊区还种植甜菜,说是拿它的根可以提炼出糖,我还见过这种与大菠菜差不多,但比菠菜要大许多的甜菜,后来说错了,所谓甜菜根本含糖比例很低,是科技人员把数据弄错了。但这个糖厂还在,也生产过一段时期的糖果,这个厂就在我们东门老家附近,叫东风糖果厂,后来改产生产棒冰,厂名改为前进冷饮厂,它的寿命要长许多,它属于天宁区下属的一个区办企业。我家有个小姑妈就在这个厂里工作过几年。生产冰棍,有奶油的、赤豆的,很便宜4-5分钱一根。职工夏日每天冷饮费不发,就发一根赤豆冰棍。他们在流水线上有机会吃,所以这根冰棍就常常落到我的嘴里。

那是计划年代,生活日用品都是凭票供应,每家一个月半斤绵白糖,逢年过节也有红糖供应,因为要烧年菜就要用到。这红糖也称烂猫屎糖。百姓知道伤风感冒,烧姜茶,就要用红糖,女孩子月事来,要喝点糖开水,所以它有药用价值。烧鱼、烧肉用一点,其他时间不用。它比白糖便宜。它是甘蔗的初级提炼物,白糖,又称绵白糖是在红糖的基础上精加工再提炼的。

那个时代糖是孩子喜欢的消闲物品。嘴里淡出鸟来的时候有颗糖子子含含,也是一种享受。上世纪五十年代,也就是六十年前,我还是孩童时,家门口常有“换糖佬”,挑这个摊子,前面一个苗篮上有糖,那是麦芽糖做的,不是甘蔗熬的,是最原始、最初级的。现在我知道中国人早在汉唐时期就会生产的,一种粮食做的麦芽糖。后面一个苗篮是收的各种破烂,用当代的好听名字就是物资回收。旧衣破衣谁家肯拿出来?一般是牙膏皮,废铜烂铁什么的,换糖佬看你小孩拿的什么东西,值不值钱,给你在他的糖坨上敲下一块,这个时候可以让他再绕一点,再绕一点。

麦芽糖在五十年代在南货店里还有卖。过年的时候,家里要自制芝麻糖,就是卖的这种麦芽糖回家自己熬,放点芝麻、百果,有核桃仁、葡萄干等等。祖父会弄,弄得很好吃,放在一个大锅里熬,取出来等稍许冷却一点,切成片,新年时招待来拜年的亲友,我们一班孩子跟着杀杀馋虫。一年也就弄这么一回。

糖果也可说是骗孩子,拉拢孩子的一个诱惑媒介。我听合肥已故姑妈说起过,日本人占领江浙沪这一带,我们家附近就是东门城门口,设有岗哨。人们进出,要向执勤的皇军敬礼、鞠躬。他看不上眼,认为你怠慢,上来就是一个巴掌,。这就是亡国奴的日子。但对小孩,他们有时也摸出糖果来,表示友善,要在下一代人中造成好的印象。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是三年困难时期,糖更是计划食品。有些食品是按人头计划,有的是按户计划,人多的人家很吃亏,每月的粮票、每年的布票是根据人头计划发放,而火柴、香烟、油、糖都是根据户口走,一户一票。肚子里没有油水,又是长身体的时候,我们家在粥锅里把干的捞给我吃,有时有白米饭,但没有菜,私下老祖母给我在碗里来一块熬的脂油,放点绵白糖,往碗底下藏,生怕其他女姊妹看到也要。困难时期还有一种叫糖晶,是人工合成的,没有营养,是骗骗嘴巴的,甜中带苦的,这就是后来生产的木糖醇的前身。这个好像不要计划。

直到七十年代初,往上海出差回来的人总要带点大白兔糖散发一下,那时办喜事发糖,最好的也就是上海的大白兔糖。嘴里什么都没吃的年代,有糖果在嘴里含含,也是奢侈的事。是到什么时候人们才不喜欢吃软的大白兔,改为喜欢吃硬的糖果,已经记不清楚。上海、苏州有一种“粽子糖”,是硬糖中比较好吃的,带点咸味,它的外形型像小粽子,里面有松子。记得台湾、香港的文人有时在文章中也提到这种硬糖。因为不常吃到,口感特别,所以会记住。

软糖中间还有一种高粱饴,也是粮食糖,不是甘蔗生产的,从名称上就可以知道,是从高粱中提炼的。这是我到八十年代初到山东出差带回,丫头很喜欢吃。多少年之后,在台北发现那里也有很多。去台北自助游,从《攻略》上早就看到,台北的糖很有名,尤其是姜糖。有药用价值,家中可以常备。受了风寒、感冒,嚼二块姜糖就可以解决问题。

中国人早在远古时代就知道享用蜂蜜,蜜是一种甜剂、是营养品,属于动物糖。汉唐时叫石密,也可以视为糖。果糖,从甜果中提炼糖,中国人从远古开始也会,只是常武地区没有这个传统。小时候有印象,连甘蔗都不种,后来看到的都是外地青皮甘蔗,紫甘蔗到我很大才见着,其实这种叫昆仑甘蔗的出糖更高,常武地区有种甜粟,也就是北方种的高粱,农村有的孩子当甘蔗嚼的。

季羡林先生的《糖史》没有写到当代的。当代从困难时期过来的可以做点回忆,留下点自己的记忆。一个时代很容易翻篇,往事就会尘封。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