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最后的清理  

2016-11-30 06:01:36|  分类: 自家盘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清理 - 老铨 - 老铨网舍

 

最后的清理 - 老铨 - 老铨网舍

 

最后的清理 - 老铨 - 老铨网舍

 

最后的清理 - 老铨 - 老铨网舍

 

最后的清理 - 老铨 - 老铨网舍

 

最后的清理 - 老铨 - 老铨网舍

 最后的清理

旧书报出尽之后,最后要搬的是旧家具.我们老两口已经没有力气参与搬动,只能考虑组织请人.在之前就听说,东西送他们搬的人,还得出劳务费.行情也在涨,虽然有的人二天没有揽到活,200元请四个人,请不动,东西多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从五楼,六楼往下搬,楼道又狭,不好走.常州在木梳路上有带着电瓶车的民等雇主.在之前我已经请了两批人实地看了,第三拨人,王婆就认了,300元就这个数,半天全部清理干净.。

两顶大橱,两顶小书橱,一个五斗橱,被褥柜子,两张写字台,组合柜,厨房碗橱,樟木箱,杂木箱等大小箱子好几个,床头柜,以前也叫夜壶箱有两个,有的都是小外甥的杂货,前几日为他留在此处坏了的箱子都抡了好几个,有的是常工院同学的.多少年前搬搬来,有姐夫、妹婿外甥男女帮忙,也可调动学生干部帮忙,如今都没了这方面的资源,但劳务市场有的就是人,只要出钱一叫就到.

不好搬的就砸,拆了弄下去.我考虑这些木器家什,除掉有只太公手里遗传下的小箱柜早已弄走,这顶民国初年的有雕花牌楼,有四只老虎脚的大橱,我要把雕花牌楼与橱脚留下,可以做成客厅的装饰品.我曾见过,有的人就把老床上的雕花移到客厅一角.但这些民工不敢下手,让我自己动手,其他的他们砸,拆.

我不忍看残忍场面,一起生活过几十年的家具,几代人使用过的旧家具,最后要落得粉身碎骨才能下楼,王婆现场督工,我回避.后来听说一开始搬得很快,东西先搬下楼,几十件东西,包括两个大瓮头。一个大水缸,最后没下楼,只放在了五楼的小阳台上.

九点开始搬到十一点半差不多都出空.王婆后来告诉我,看他们累得几乎都要趴下,这点钱要给的.本以为四辆电瓶车根本不可能装不下,他们很会巧装,工钱一付,一个转身,人车消失的无形无踪.

王婆与一直在现场帮忙照料的兰姑娘,帮着出了一批垃圾,等我午后再去做最后的清扫,细细检查又丢了一批垃圾.雕花门楼是我亲自动手砸的,只要一块前面的雕花板,其他三边都不要.电话机的线路,有线电视的机顶盒留下,扫帚,一条板凳给后面的主家留下,人家装修会有用.这套房子要迎来重生.

居然还有一个以前养水仙的盆,满满一盆雨花石没有清理.这是我在南京工作捡的,都是一种小的。京中带去过,都是一种大的,不及这小的色彩好看.

那里还冒出一块"五好家庭"的牌子,是钟楼区很多年前颁的,拍照片纪念一下。还有一块东西,现在的年轻人一定不会知道它派什么用,但让国焙,协群,他们看一看就知道这是钢板,是文革初期大量使用的,那个时候单位有的很少有打字机,这是刻钢板用的一块生了锈的钢板.当年我们几个加上王留云都是刻钢板的一把好手.我能写魏碑体,就是刻钢板学的.

交割,过户手续前还有水气电,,抄如今不用抄表,中介上网一查,这户人家有没有欠费,一目了然。居然我们有4元多的电费欠交.这事我知道,几年前已交代小外甥处理的,他一个转身不知忘到哪里.还有电视费有欠费,他都停机不看好几年怎么会有欠费?让小外甥把身份证拍了照片发我手机,为他办理复印,我去办过户前的停机,他把机顶盒前几天就送来,知道有欠费,又打了300元在我手机上.办理停止时专门查询了一下,发生在2012-2013年间.现在停机已经不再收取5元,但旧机顶盒他们不回收,可以转给下面的主家,凭旧机顶盒可以优惠升到高清电视.

在之前我们还办了把原先扣卡交各种费用的卡上扣款事宜,全部停用.但原先的龙卡在传递中,从老娘到小外甥,转了好几手,名子还是王婆的卡,卡早就找不到.补卡,把原先的扣的项目转到新卡,再办停扣,在建行窗口办了半小时,很复杂.要办办理房产过户的要早安排,早清理,不要到时手忙脚乱的.现在的中介他会上网查看,告诉你。有些你早遗忘的事,都给你清楚记载.互联网大数据共分享。户口也是早就在老娘去世后全部注销.没有其他人还空挂在上。

清潭新村,在我们家来说已成往事.也再走不到,就像我们十二年前搬离富强新村,老娘四年前故去,我也再也走不到丽华二村的老年公寓那一带一样.我的青年时代,丫头的幼童,少年时代都在此度过,这里留有我们家许多美好的记忆.我存在两个移动硬盘的老照片,一个也打不开,不然可以挂出非常丰富的图片,只找出了博客图片内的两张,如今我们家与更武家都在北京生活.老家已渐行渐远.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