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网易考拉推荐

从荒诞的年代走出  

2018-05-14 06:04:10|  分类: 书海蠹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荒诞的年代走出 - 老铨 - 老铨网舍

 

从荒诞的年代走出

——《读痕》第三十五:苏童的《河岸》

在老家“大众书局”今春买了三本新书,第二本已经读完。第一本读完写过《读过冯唐没有?》这本《河岸》也很值得一读,不知有哪位导演看上,会搬上荧屏。苏童好多中长篇小说都有镜头感。远离现实,但又从中国国民性深处挖掘。他的《妻妾成群》给张艺谋改编成《大红灯笼高高挂》,影响力很大。

这个《河岸》写的就是河上与岸上的故事,主要是河上的。船队里七号船父子与船上与船上,与岸上的故事。故事背景放在文革中,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荒诞年代里的真实故事。现在人们,不从那个年代经历过的不可思议。年代处于荒诞中,人们当时不感觉,只缘身在此山。生活细节是处处真实。

这是个拿烈士后代说事的一个故事。江南金雀河边的都知道邓少香烈士牺牲时,背篓里留下了一个屁股上有条鱼儿胎记的儿子,他是库文轩,胎记当然也传给儿子“我”,一度是烈士的孙子。这是以第一人称叙事的故事。他有个很难听的绰号——空屁。他们本来都住在岸上的,烈士的儿子一度还当过镇上的书记,睡过很多女人。这个地方把睡自己妻子之外的女人,都叫“敲”。这个方言不只是哪处的?肯定不是北方,不是山里,就是运河边上,不在苏锡常一带。那时公路运输还不发达,都是走的水运,有长长的船队。我是运河边长大,老家仍在古运河,现在为分清,称明万历七年开的为老运河畔。我们家祖上与船运有关。我这一辈子就在文革中带着学生在丹阳轮船站开门办学半个月,在船舱里睡过一个晚上,体验了一把祖上曾有过的生活。所以此书对我有特殊意义。

夫妻有矛盾,父子有矛盾。库文轩文革中给揪出来,腐化分子,走资派。老婆离了,儿子自己选择跟父亲上了船。老子十三年没下过船,下船会晕岸,就像有的人上船会晕船一样。他因为下面的东西不争气,曾自宫过,没成,留了半条鸡巴,他管儿子很紧,就怕儿子犯自己同样的错误。

岸上人,船上人那个年代分得很清。计划供应时代,凭票供应,船上人一趟运输任务完成,上岸补充给养,空屁上岸就惹事,打架的事经常发生。青春萌动,暗恋一个人。

船上曾“挂”过一个女孩。这个挂字很特别。至今还有“挂靠”一词。人跟物品一样可以“挂”在某个地方。女孩母亲生活不下去,把她丢了,户口报不上,后来就给挂到船队。他们父子不能收养,不方便,船上另一家收养,一块长大,出入得非常漂亮,后来上岸演《红灯记》里李玉梅,地区的组织部长叫县里、镇上好好培养。她因此就上岸到镇机关。几经波折,去当剃头店理发师。空屁没事就去 “泡”,这是现在的词,那时就是监视。人家女的可没有看上他。但从小船队长大,他们家船上有沙发,女孩粘着不走也曾有过。

荒诞岁月荒诞事不少。打斗生事,流血,直到要拆烈士纪念碑,父子去偷碑,沉到水里。最后借一个地方史研究者的嘴里说出,据考证烈士牺牲时背篓里的孩子不是自己骨肉,是借用打掩护的。

推荐此书的,说有民族志的味道。

莫言写过《生死疲劳》,也是用的荒诞手法。身处荒诞,让人记住,是有担当的作者探索。《河岸》内涵丰富,看从哪个角度改编,可以上银屏。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