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读痕三十六:江苏教育对外开放浓缩史  

2018-06-08 11:45:56|  分类: 书海蠹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痕三十六:江苏教育对外开放浓缩史 - 老铨 - 老铨网舍

 

读痕三十六:江苏教育对外开放浓缩史 - 老铨 - 老铨网舍

 

读痕三十六:江苏教育对外开放浓缩史

——读佴永锦《足迹与心迹》

佴永锦是我大学同班同学,是当年的老班长,留校后调入省教育厅,之后在教育外事口工作三十多年。退下来之前出了这本书,留下了他这一生主要的工作“足迹”。这两年我们有个“戚尔二”同学微信群,把他弄进来后,他近日问清我京城详细通讯地址给我邮寄了这本书。其他正在看的别的书先让步,几乎是一口气把它读完,并且愿为他写点什么。

近两年读人家退下来后写的回忆录有几本,前面在自家网页上挂过的有隔壁院子金融业退下的有一本,觉得有收益。老佴这本他可是记录了江苏教育对外开放全过程,是我所不熟悉,虽然我也在教育口近三十年,最后近十年也在高校管理岗位,但他在省级机关,在教育厅,后来拆开在高教厅外事口。这个部门后来是四块牌子一套班子:厅行政外事处、省教育港澳台办、留学生出入境管理中心,还有一个高校外事委员会。行政,事业、企业,民间组织,四位一体,要打哪个牌子就打那个牌子。留学生、外教、进修培养、深造,后来的孔子学院都扎口在这个管理一体中,权力大得很,上通教育部外事口,中间在省里与公安、外事出入境等部门,在宁,在苏50多家高校都有横向联系,既行使管理职能,也有收费的服务功能。随着国门大开,外派汉语教育人员,也在这里扎口管理。从开始的创建科室,3个编制,到后来的20多人。后来的授权也大了,教育部把出入境审批权全部下放给他们,全国一开始他这里试点。他是在副调巡视员,也就是副厅级的位子上退下的,在协会他是副会长兼秘书长,还留任了几年。

从开始的救火,外国留学生在南京高校闹事,处理突发事件,到后来每年组织对等的学生来江苏,海外游学,到再后来的引进外教人才,从起始的语言教学人才引入到后来的科技紧缺人才有选择引入,互派一年期的访问学者等等,外事口的工作随着我们国家大门的不断打开,工作日益繁忙。老佴自己有过多次出访,从刚开始的随访,到后来的当团长,组织学生夏令营,冬令营的,要制订管理制度,不断修订跟随大环境的变化。中间也有波澜,不是一帆风顺。

老佴八十年代初就是副处主持全面工作,只等恰当时机扶正。而且可以把在农村的夫人孩子入籍南京。但是他触了当年的国家计划生育的底线。七十年代初他入学南师中文系是已是父亲,是班上少数两位已婚者。他上面有了三个丫头,最后还生到了个儿子。这户口一动,原本周围人不知的事也就显露出来,为此书中写还是不写?他没有隐瞒自己这一段历史。降级降薪,书中没有为自己辩解。我们老同学都知道他这个事,也都当面问过。他老家有习俗,没儿子,一家人村上都抬不起头,他屈从乡风民俗。海外进修一年的安排也就此泡汤。是申请调离?还是哪里跌倒还在哪里爬起?当年南师老班主任朱明雄老师关键时刻给了他引导,有分析。在他书中我才得知,我也一直在打听的朱老师已经不在世。

工作照干,还得一样主动干好。他是个实干家,干实事的,会干事的,请示工作向来有建议。后来还是有机会让他英国进修一年,深入学习语言,考察那里的教育,各种规模下的教育,他渐渐成了这一层面管理行家里手。一段也有转入外交口,到海外大使馆当文化教育官员的机会,厅里因为需要,没有放他,都能正确对待。

是熟人一生重要经历的叙述,感悟,总的给人是一个时代的幸运者,能抓住机遇,在不平凡的岗位上做出贡献。是我们国家不断开放在教育口上一个侧面的实录。里面有许多具体政策怎么来的,特别像台资学校怎么办在江苏境,一开始不是放条件更好的上海?书中都有记录,都是后来在这条战线工作的同志可以参考的。有许多政策,特别是网开一面的,都是主动争取来的,允许试验,就要有勇气去试验,给后来者创出一条路来。老佴一生都有这样一种为基层排忧,勇于实践的精神。我们的时代就是提倡这种实干兴业的风气。在机关工作久了,就怕按部就班的暮气升起,他不是。

书的最后部分记录他的父亲、母亲,妻子笔墨少了,有一张全家在伦敦儿子家中大团聚的合影,让人第一次见着这位嫂夫人。这个佴姓,《辞海》原先没有Mi的读音,如今手机输入,还得在Er中找,他请南师大中文系参与修订《辞海》的老师补充了方言读法。这在南京江浦区的一个小村,历史上就这么读。一度我手机输入法只有弭字跳出来。佴、弭都是中国的姓氏,人口很少。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