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网易考拉推荐

点滴师恩  

2018-07-14 10:32:11|  分类: 自家盘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滴师恩 - 老铨 - 老铨网舍

 点滴师恩 - 老铨 - 老铨网舍

点滴师恩 - 老铨 - 老铨网舍

 点滴师恩 - 老铨 - 老铨网舍

  
 

点滴师恩

——常州市一中老三届毕业五十周年纪念场外侧记

老友国焙是有心人,也有基本的新闻素养。他转发的一组图片,把78日参加常州第一中学老三届毕业五十周年邀请出席的老师一一拍到。不用文字叙述,让我从图片就看到谁参加会议了,谁是康健的。我在等着官方组织者是不是还有更为清晰、没遮拦的图片在群里挂出。对老师的祝福与怀念,就是把当年给你的教育,关怀,尚有的一点记忆钩沉出来,传给他人。那些教过的课,知识都已模糊,但点滴的细节,永生不会忘记。

从左边第一人说起。武军。他这次与施丽英老师是特邀参加我们高一(1)集体活动。班集体照里有他们俩。与他联络比较多的是李韵良同学,他们有交流。武老师原来叫武小龙,今年78岁。名是文革中改的。他是带吴江口音的普通话,教的是物理还是什么,已经忘了。他课堂提问曾叫过我“王决歼”。那段时间改名成风,都带政治含义。班上王根富改为王更武,他一辈子就没再改过来,聂玲娣,改名聂军,也没有改过来。我也想改,但没真改。这是爷爷、父亲起的,特别父亲已经不在世,留个纪念。但这个决歼很好,誓把反动势力都歼灭。我后来在《常州日报》上用此王决歼做笔名,写过一篇影评,豆腐干文章,用过也就一回。

陆士伟老师,也可称常州文革名人。他怎么会参加这个纪念会?他在一中语文教研组时间很短,与省常中的一位老师换调去的,估计他教过高三某班。他是常州革委会常委,主管宣传的,我从企业调到市委宣传部报道组,半年后上大学,上大学之前在宣传部入党,他是我的领路人,是我命中贵人。后来毕业派到常州师范,后调出,到市委党校,也是他的关系。他一辈子没当过几次入党介绍人吧?我可能是第一位。这回在现场,老友协群兄上去跟他聊了几句。陆老师问起怎么没见我?并告诉协群,是我的入党介绍人。前几年在市里画展有过偶遇。从照片上看,他很康健。他家早年我去过几次,估计还住在十梓街的老常委楼里。文革结束,他受过组织处理,安排在田家炳中学当教导主任。这次参加活动,他还作诗一首,协群在微信中传给了我。

席卡上有徐耀兴,我大吃一惊。因为去年深秋在老家公交车上,有位一中校友告诉我的事有误传。而且这位看上去比我高一级的校友,知道我曾在校射击队待过。知道我这往事的人已经极少。徐老师在上千人学生中能把我弄到射击队,他有能识体育特长生的本领。那是1965年下半年新学期开学一个多月,树上蝉鸣不止。有次课间,我掏出口袋里的皮弓,用纸做的子弹,瞄也没有瞄,拉出来一记,就把树枝高端的一只知了给弹了下来。这时正好他经过,见此好眼角,立即问我,喜欢到射界队来吗?我没有参加其他课外兴趣小组,有这等好玩的,也就去了。那年我们班更武、陈金荣、刘禄宝与我组成高中射击队,女生有别班王荷荷等组成了高中女子射击队,初中也有男女生两队。全市青少年组这年比赛,杠了四面锦旗回来,高中男子组、初中女子组是冠军;高中女子、初中男子是亚军。我个人得了全市青少年组第二名。第一名是红旗磨具厂校的。不是文革开始,我还会参加省队比赛。文革中有武斗据点,不少好友在据点玩枪。我知道自己不能再摸真枪,我受过专业训练,会打死人的。有关记录我已写在《文革六记 武斗记》中,不在此赘言。留生在纪念会后给我的电话中告诉我,徐老师后来调到二十六中,在那里办理退休手续的。

邢益云老师初中上过我们两个学年的语文,但一直没有兼班主任。他是印尼归侨。第一次上课就觉得他身上有股刺鼻的香水味,怪怪的。一个月要做一次作文。我的作文从没得过高分,能过八十分就很不错,但也没有低于七十的,我本是班上的中等生。回家不用功,就凭课堂上听的,也从不预习,在家没有学习环境,都是在早到校后花点时间。一次作文题是做的《除夕》,还是叫《大年夜》?我在后面加了个“之夜”,他全班讲评专门把我领出来,说我“夜”重复。我没在课堂上与他争辩。一个是指二十四小时内的时段,一个是天暗之后到午夜,只有几个小时。我后来也在常州师范当过语文老师,课堂上讲评作文是常事。一次在幼师班批评学生有抄袭的嫌疑。一下有人在下面失声痛哭。谁抄谁的,我弄反了,批评错了?下堂课要委婉做点自我批评。学生是谁早不记得,但此事她也会记我一辈子,我自己也记住一辈子。做老师、做家长、做领导,批评一定要实。

施丽英老师做过我们初三班主任。她今年84岁了。能出来活动,但从照片看,腿脚有点站不直。她教什么,有同学记得她是教数学的。知识上的事都遗忘了,但她一次与我个别谈话——那时一中提倡与学生课外多谈心,了解学生的真实思想。她是正规师范学院毕业的,学过心理学、教育学。得知我父亲死得早,母亲改嫁,从小跟着爷爷、亲娘长大。她是我人生第一位指出我出生特殊家庭的,身上有隔代孽爱的东西。认识自己生长的环境,克服负面的因子,个人成才要更努力。

师恩怎报?记忆深处的写出来,传开去,在自己工作中继承、发扬。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