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网易考拉推荐

摘读杨联陞《哈佛遗墨》  

2014-06-06 07:03:40|  分类: 书海蠹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读杨联陞《哈佛遗墨》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摘读杨联陞《哈佛遗墨》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摘读杨联陞《哈佛遗墨》

年初在王府井商务印书馆购得“碎金文丛”两本,其中之一是杨联陞的这本《哈佛遗墨》。杨先生已于1990年在哈佛去世。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他就是海外著名汉学家。他从研究中国经济史入手,兼治文史语言,曾任赵元任助手,与胡适通讯二十多年。余英时称他为中国文化海外媒介,他自喻为开杂货铺的。去年秋买到了他的《东汉的豪族》(商务印书馆的“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没读完,这本文史随笔他外甥参与编辑的,倒先读完。觉得值得向网友推荐,估计书有的人不一定有机缘能买到,我挑精华,在自家博客中挂出。

杨联陞先生在说到钱稻孙时说,在日本语文方面,是第一流的名教授,日伪时期,在伪北大担过行政职务,之后受过禁锢的惩罚,期满后虽年高,仍搞点对日本古今文学的翻译,作者是听过钱的日语班的课,特别是受过他的知遇之恩。由于这层关系认识了一个日本东京大学不关心时政的的学者,一同在东京溜大街,逛书店一年多,分别时送了这位友人一首诗,其中有一联为:

富贵草头露,文章身后名。

在《重哑绝句百首》序中,作者摘了一批好句,其中有:

草上落花红一尺,春来无梦不江南。这后一句我肯定要刻入近期印章。

在《陈世骧文存》序中说到,昔人有谜云:“临去秋波那一转”,射《离骚》。离本当解为遭遇(感士不遇之遇。中国谜语大会的组织者,没有见着这则,可惜了。作者在纪念这位文友有一首五律,其中一句为:

月圆真善美,花好来去今。这后一句,也是经典名句,国内没有普及。好像书法家没用过。寺庙也没和尚写过。

在《台静农教授八十寿庆 ——《友声集》总序》中,说到《抱朴子》)引谚云“无有肥仙人富道士”,用这个形象去套今日出家人,有一大批要出局,有的当家大和尚就是三高人群。这个总序中收了好几则游戏笔墨,其中台静农先生刚办退休手续,其中几句很有趣:

《歇脚谒》:“行者歇脚 法螺打碎 不禅不戒 得大自在 仁者书来 意何悲嘅 金迷梦醒 良时难再 山河大地 几番更代 伊谁慧黠 来去无碍 葫芦没药 担粪卖菜 瓶酒钵肉 何妨醉态 日暮掩扉 任他狗吠”。不知如今退二线或者正式下线的有次心态否?

在《中国文化之媒介人物》中,不再是游戏笔墨,而是阐述一个重要观点。文化方面的教师、翻译,不但都起媒介作用,而且多数以媒介为职业。有的是做人与人的媒介恶,有的做人与神(广义的)间的媒介,有的人做人与物间的媒介。以媒介为职业者,可以称为职业性的媒介人物。天不言(神不言),古人也不言(鬼不言),所以媒介人物的地位就容易重要起来。三年出一个状元,三年未必出一个经纪,经纪是干什么的?经济领域的媒介。媒介在西洋学者视为一种大学问,非有大学问,不能成为媒介人物,不能发生媒介作用。现在西洋人研究学问,主张要跨门,专研究某门科学,须兼及其他部门,这是为了沟通知识,也可说是学科与学科间的媒介。专而能通其他,就不得了。

《历史与语言》是一篇演讲稿,主要说的是历史上的语言,现代人怎么准确理解。唐代早期的语言,牲口(生口)有的不是指畜生,是指奴隶,还是人。圣或圣人,是唐朝人对皇帝的一种称呼,敬称,但不表示真的敬意。学生,这个词,在北京话里有时指子女,“您跟前有几个学生?”是问有几个孩子(尤其是男孩)。我猜这个词语活跃在民国初年吧?明朝的口语,大官可以自称学生,晚辈则称晚生。明人小说里就有一二品大员对晚辈自称学生的,有的就在戏词里保存下来。这就像当代研究生称导师老板一样,导师给经费、给补贴,有的导师路子宽,科研经费大把大把的,有的自己才升博导,对学生抠门得很。掌柜的有没有进入管理层语言圈?有的地方也把书记、市长称为老大、老二的。所以近期从上到下在整顿。

在《与吕叔湘先生笔谈《语文常谈》》,说到语与文的教学。国内小学生到小学毕业,话都会说了,字也认得一二千个,此时教点文言,学些文化遗产,也是应该的。但杨联陞先生在国外教洋人中国语文,也总是先教语,后教文,赵元任先生后悔他当年教学安排大约在第二学期才教汉字,是晚了些。他是过来人,认为外国学生能说几百句中国话,就教汉字也可以。中国的语文教学几十年来一直在探索,我们的小学生教文言迟了点,而外语又接触早了点,母语根基没有打扎实。这是我的观点。而进入网络时代语与文、创新与研究保留传统是个大题目,这里不能展开。

杨联陞先生与陈寅恪先生有过接触,也有过文字交往,陈先生给他来函说到“依照今日训诂学之标准,凡解释一字即是作一部文化史。”

对自己“杂货铺”的的来源,杨先生引《景德传灯录》“石头(指希迁这个人)是真金铺,我这里是杂货铺。有人来觅鼠粪,我亦与他。来觅真金,我也拈与他。” 拈与的是觅者自有的。

在一群海外学者中杨联陞先生既好客,他太太烧一手好菜,又有雅兴,好与人唱和,联句,上他家玩,每次都要人留下墨迹,几人来往,就留下二十几本纪念册。这里有《赠方仲》:

苦寻佳句常迟睡,贪买奇书不惜钱。

有《写定昨晚小诗》:

酒不敢喝,怕越喝愁越多。

经不愿看,解脱了又怎么办?

护心底这段残火,且照着孤单的我。

胡适在他家留言离不开诗,一次是:“风打没遮楼,月照无眠我。从来没见他,梦也如何做?四十年前的词句。”另一次是:“买米要买一斩白,连双要连好脚色,十字街头背锁链,旁人取笑也抵得!广西桂林的民歌。”

赵元任先生的留言有一次用同音异形字编成的《石室诗士施氏食狮史》结尾还标明:“二十时,食时试,试视电视时”,另一则写的是“今天早亲(音)还在旧金山,晌忽就在府上吃饭了。”这里两个词汇不像是常州方言词汇,赵先生是乡贤,可能在海外多年,有点串了洋味。不知中林兄见过这个段子没有?前段你的铺子了也有一字贴。

纪念册中还有一首来客赠词:“不用东张西望,人间哪有天堂。中间只隔太平洋,彼此原来一样。上课之乎者也,回家柴米油糖。管他将相与侯王,自古教书是匠。”

即使是游戏笔墨,前辈的还是有很多好玩的。拾了点小碎金,充实自家的杂货铺。

摘读杨联陞《哈佛遗墨》 - laoquanaaa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