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网易考拉推荐

尘封的岁月  

2016-11-24 08:15:20|  分类: 自家盘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出让旧房,要把家中的旧物出尽,这是理当的规矩.回老连日来就处理.此事

清潭这套房在我们名下34年.从新房到如今的危房,我们老两口仅在此生活了14年,后20年,有13年老娘,继父在此生活,我们的家具,旧物,有些旧东西还都是祖上传下的,都留在此处.平改坡后搭了个阁楼,外走廊.这里一段时间是我每年淘汰旧物的存放地.老娘最后四年在老年公寓度过,这里是她最后念想上的家.她想到要取什么,让谁去取了,什么东西存放在什么地方,王小妹,老弟他们最清楚.老人闭眼之后,断七之日,我们返京之前,曾让兄弟姊妹来此各取所需,硬的软的想要的,商议好都拿去,我没地方存放,不可能带京中去,小物件可以大的更本不可能.七年前就知道这地方迟早要处理.

我这回最想留下,不肯丢弃的有几样东西,放在什么地方我都清楚.一是最老的,有百年以上的,曾是船上的一只箱柜,是太公传下的这回搬到楼下居然有识货的,说自己老子是木匠,说我这东西都是榫卯结构.料不怎地工是好的.这东西小时家里地方拥挤,上面睡过细巴巴,就是我的小姑妈.她那时才是十岁不满的小丫头――她在家里就叫小丫头,到她18岁出嫁前几年才渐渐改叫大名.我印象中这是我们家最老的流传有序的一件家具.它不大,不占地,小车后座可以塞得下.它如今可派什么用?进门换鞋坐的坐柜.人家进门,就看到这么一个古色古香的物件,眼睛也会一亮.

我第二样最想要带回就是四个瓮头.它们在我们家有八十年左右的历史,年纪比我要大.其中一对叫麻瓮头,一度时期存放过年的炒货,花生,蚕豆,吃的东西,与空气隔绝,不会回软.江南水多,有些吃食,存放不可久,放瓮头里盖上,是储物的好器具,后来是老祖母放米粉的.那两只酱釉彩的扁瓮头曾是干什么的?老祖母告诉过我,是放酒的.祖父一段时间开过酒馆,这四只瓮头最初都是放酒的.这东西都是宜兴丁山镇上生产的粗陶,但常武地区我几十年来没有见过与我们同样的瓮头,而那口米缸倒是见过.

我们家这口米缸其实是一只金鱼缸.家用来一直存米的.五十斤米放下正好.我们家六十年代初,一个月就要吃五十斤大米,每月去粮店,跟着老祖母出力气,我能一口气扛回家.后来这缸老娘用它也一直存米.边上有个小冲,提的时候要当心.今后可以派什么用,还没想好.放厨房,仍放米?如今两个老人,一个月20斤米都吃不了.其他油水足,主粮就少吃.

我一直在找失踪了的一台星球牌收录机,台式的大的,是常州无线电厂生产的老台式的.我曾拿到厂里找熟人修理过一次.那时常州电台刚刚开始播出调频调幅的立体声节目,我用它录过很多节目.我一直想找到一个卡式收录机,把老盒带翻成MP3,放现在各种电脑/手机里欣赏.搬弄的时候没有丢弃,就在六楼上,只是不知存在哪个角落.这回翻动,终于现身,但积了很多尘灰,要好好除尘,才难使用.要能倒成功,明年回老家来就有许多事干,有些录音录像是家庭的重要资料,我曾录过丫头夏日拖着拖鞋在家中一段奶声奶气一段录音.

翻到了丫头最早的一只存储罐,一只设计可爱的卡通小猫,头上结着蝴蝶结,这是丫头童年时的一件纪念品.她不在意,我在意.摇一摇,里面还有硬币声.他们小两口海外旅游,带的都是与他们收入相称的纪念品,儿时还要留一两件.她剪贴过的许多电视节目报上的每周一歌,那几只能做废纸处理.

楼上楼下还有许多硬木家具,原先这楼里的说过要这要那的,临到要他们拿去,看上什么拿去,反正收破烂的也不好,到后来他们只把老娘的几张椅子搬去,书橱,组合柜,被褥柜,老式大橱没人要,虽然东西都还比他们家现在用的好,只是自家用的有感情了,家里没地方挤得下.

我拍了点照片,搬家前旧世界总要留点图片记录,遗留了门边上丫头成长,每年年三十我给她量的成长线,边上注上时间,后面还得补拍.连日来身上的灰沾满,每件物品打开都有故事.不敢轻易打开.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尘封的岁月 - 老铨 - 老铨网舍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