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GACHA精选

桑木杵杆 枫枝磬锤  

2017-04-23 07:56:22|  分类: 闲情偶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桑木杵杆  枫枝磬锤 - 老铨 - 老铨网舍

 

桑木杵杆  枫枝磬锤 - 老铨 - 老铨网舍

 

桑木杵杆  枫枝磬锤 - 老铨 - 老铨网舍

 

桑木杵杆  枫枝磬锤 - 老铨 - 老铨网舍

 

桑木杵杆  枫枝磬锤 - 老铨 - 老铨网舍

 

桑木杵杆  枫枝磬锤

北方捣蒜,南方菘芝麻用的石臼中的这根棍,学名叫杵,诨名俗称石卵。石臼一般都是石头凿成,南方我们老家靠宜兴近,也见着有陶制的。但杵没有见过是陶的。一般配的就是一根木棍。

这回老同学浩椿问我有粗的黄杨木能做杵的吗?那要多粗?我即使有舍得吗?那得长起码五六十年以上的,我能用它玩多大的手把件。但我答应他,回家找找有其他木料,加工起来并不难,一头大,一头小,要与石臼相称。

阳台上我陈了多年的木料,回来这一个月,我先把去年年底湖滨路拿回来的黄杨树干。根料处理完毕,其他用不着,后面也派不上大用的杂七杂八的杂木料,清理了一批。前些年亲朋好友知道我玩黄杨木的,送给我一批粗料,阴干了就可以派上用场。有时我回老家在街头遇着绿化修理也会讨一些难得遇着的木料,其中有樱桃木,很硬,是一种好的硬木,一样可以玩手把件的,只是没有黄杨那么细腻。有石榴杆子,协群兄送过一段大料,就是一个主干,已经干透,我也曾用石榴木加工过几个人头都是小的。香樟不要说了,城市行道树,每年不是这里挖它,就是那里移它,遇着捡一点。有年在东河沿金水岸边,遇着死掉的枫树杆,带皮的很像黄杨,但木质比黄杨轻很多。这回我就从没有丢弃的干透的陈木料中选了一根似桑木,还是东青的干枝,粗的一头差不多,加工起来少费劲。

世上本无废料,只是放错了地方,好东西没有给人发现。我玩各色木料,这回就派上用场。本想等浩椿自己来锯,后来我把一个黄杨木大根料整理完后,就索性把杵杆料一块收拾了。干透的桑木发脆,不像黄杨有韧劲,密度高难锯。

去年东京游回京,在大柳树市场遇着一只是日本倒流过来的小磬,响铜的,收藏带回了老家放在书房,但缺根敲它的锤子。我发现枫树杆可派上用场。干透的枫枝很轻,没有压手的感觉,很粗的枫板,可当刀板,可以剁肉、剁菜,没有木樨下来。这回我截了一小段正好当磬棒。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