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铨网舍

不妄言 不缩舌,一如既往当喉舌;勤读书,勤学习,再接再励慢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老铨网舍 主人:王老汉 老铨 尘室主 主妇:王婆 多摇摇 小两口:松风水月 ,网舍有2000篇乱弹琴、近五万张京城、老家、全国几处风光,有近些年淘的宝葫芦、老了怎么带着儿孙玩,玩有传承,也有讲究,留了一点老儿的心得。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2017-04-28 06:47:10|  分类: 吃喝聚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老娘走了四年多,大妹子走了也有搭头三年。前几年遵照老娘生前的遗嘱,让我每年给她扫墓后,招待兄弟姊妹聚一下,这第四年就不再集体行动,但王家兄弟姊妹我上半年回老家还得有次集体活动。是我动议,也会符合老娘、大妹子的遗愿,让当餐饮老板娘的小艳招待娘舅舅妈,阿姨长辈聚一次,让她代替她已先离世的妈招待我们。她会弄菜,家中又有条件。我们这老一辈也就六个人,老弟家多个牵脚猪:外孙女。之后,明年王小妹来操办,后年老弟家来,序齿安排,五年一轮。只召集老姊妹,小的遇上就搭上。

小艳很愉快地答应了。但这一个月她开夜市,天天弄到凌晨二三点才回家,人很辛苦,只要为抢市场。临到前一天告诉我,饭局不放在家,就在蔷薇园附近的恒兴饭店定一桌。我们到时先上她家坐坐。

微信中常见小艳挂出她家里盆栽的苗苗绿色食品,有的还是自家创意。临到最后,还是弄到店里去吃,在她来说是一种敬意,她有这个经济条件,上半年分了二次红,给她匡算一下,在同一辈姊妹中收入不是最高,也是次高。两个双胞胎姑娘也都参加工作,每月也有4500元,比本科毕业生都高,后面她要考虑的是第下一代人的恋爱婚姻问题。

有二三年没来,老了有时吃了会忘记。有次在她的新居小聚过一次,菜肴留下美好印象。这回的印象也不差,有了内涵。茶道丰富,喝白茶,紫砂茶具、茶叶罐添了不少。当然先要参观她们家的有机农场,韭菜、空菜、绿豆、黄豆苗怎么发,怎么种,小青菜好几盆,既是玩件,又是绿色食品。肉类植物,有几盆长得很大,只是近年老家这里文人圈流行的菖蒲没有种。金鱼养在大水槽里,小金鱼很活泛,有意饿着点,让来客去喂。藤蔓上了天棚。常有朋友来家打牌聚会的,她不参加,只搞后勤。虽至今仍是单身,社交活动还是不少。集团里高层管理层也常有外出旅游活动。店里营业正常,附近的一家马复兴分店关了,顾客有一部分转给了她的店里。重新装修后她的店里很红火。

大老远的王小妹来得最早,靠得近老弟、老阿姐都先到了。老弟早内退,又上岗,在市图书馆门口当保安,我从今年起,省市公示文件要在市图书馆免费赠送市民的文件书籍,有了近水楼台的机会。

没去饭店闲聊时,问起有没有梦到老娘,大妹子?几个人还都有过梦。小艳说她一次梦到她老娘敲她的门,一看,脸没看清,衣服,帽子就是她的,一声没响,小艳把门又关上。人醒了。而老阿姐曾梦到过大妹子,一句话没说,见面她就只是哭,泪流不断,害了自己醒来也难过流了不少泪。王小妹做到过老娘,还是住在清潭,老娘不要她来,赶她走,从来没有的事。我则是在小妹婿食道癌动手术前,梦到过老娘,说到要帮帮他们。我很少有梦,这是极为难得的一次。小妹婿去世大半年,卢家巷乡下有“关亡”的习俗。王小妹跟着别人玩过一次。询问亡人在那边好不好?铜钱有的,不缺。就是要扎点房子去,那边世界,有点挤。所以下半年做一周年时,要扎几套房子化去。她家小媳妇说,家里大事要通气,这是让小儿子回来传的话,有些事不要老娘一个人去干,协商了行动。这是对的,王小妹还有点不适应。估计他们想小辈来,不要老娘花钱。

已到饭点,落座后小艳点菜没完,她自家店里有电话来,说是外卖小笼包子有客户来电话反映,口感发酸。店里处理这类事的,一下就把人家堵了,说一个上午卖了好几百笼,怎么可能?这激怒了人家,人家立即就打投诉电话,时态升级。这边先把菜安排好,她要了人家投诉者的电话,打过去没人接。换了手机打也没人接。是个老客户,往常经常叫他们的外卖的。退一步讲,无非是赔人家一客。外卖的投诉正常的程序是什么?吃剩还有,包出来封存?人家不睬你,也只能下午在处理。有点搅了我们的胃口。

菜很丰盛,酒是用的我京中带回的白葡萄酒、灵芝半斤装,与老弟两人一年也就喝这么一次。现在吃饭,菜肴不用记,有手机照片拍下,即时就可微信传出馋馋相关人员。饭桌上我还说到两个话题,一是手中有空房子的早点出出掉,变现,国家收拾炒房人员的重要政策呼之欲出。二是老了的后事,穷的时候没有的问题,现在都冒出来,遗产、遗嘱。中国传统是娘舅分家,娘舅执行遗嘱。这段时间上海台在黄金时段播出一部《继承人》,有钱人,名人打官司,湖塘桥过来,公交车上人家都在议论这部热播的连续剧。书面、公正遗嘱、自书遗嘱,法定遗嘱,花头镜很多,法治社会,有些法得懂,不能想当然。

担心着家里的蚕,不能长时间饿着,饭后就不再去小艳家喝茶。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我家兄弟姊妹在恒兴饭店的团聚 - 老铨 - 老铨网舍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